主页 > 城市

汉朝为救一女耗资1.5亿远征西域,结果只杀了几百匈奴却连呼值得

时间:2019-09-07 来源:熊猫流量小王子

种田也能打胜仗——大器老成的大战略家赵充国(6)

主笔:江湖闲乐生

汉宣帝元始二年(公元前72年),经过十几年轻徭薄赋、休养生息,汉帝国呈现出一片天下太平、士民安乐的景象,可就在这时,从遥远的西域,忽然传来了一封求援信,求援者便是乌孙国王翁归靡以及他的汉朝妻子刘解忧。

乌孙乃今哈萨克族的先民,其国位于今伊犁河流域,国都为赤谷城(今中亚吉尔吉斯斯坦国之伊什提克),东与匈奴相邻,西与大宛相邻,统治区域纵横五千里,共有人口六十二万,胜兵十八万(乌孙为游牧民族,军民一体,成年男子上马就是战士,故有如此多军队),乃是西域第一强国。当年武帝遣张骞凿空西域,其终极目标就是要联合大月氏与乌孙国,对匈奴进行腹背夹击,后因大月氏已转成农耕民族、不愿东迁与匈奴为敌,故汉朝的外交重点就转移到了乌孙国上,经过一系列的外交努力后,汉元封六年(公元前105年),乌孙遣使至长安,声明取消王号向汉称臣,并以珍贵的乌孙宝马(汉武帝称其为天马)作为聘礼请求和亲,汉武帝乃以江都王之女刘细君(琵琶首创人)为和亲公主,嫁给乌孙王与其交好。细君死后,武帝又以楚王戊之孙刘解忧为公主,继续与乌孙和亲。解忧为乌孙王生了三男二女,非常受宠。于是以解忧为纽带,汉朝与乌孙关系日渐密切,匈奴在西域越来越吃不开了。

汉朝为救一女耗资1.5亿远征西域,结果只杀了几百匈奴却连呼值得

而匈奴自从近年来又被汉朝连番打击,在漠北已混不太下去,在漠东又有乌桓日渐崛起,如今只能把战略重心西移,借助其在西域的爪牙车师国,以此为踏板搞定乌孙,那么搞定整个西域亦不在话下。另外,既然汉朝不肯赔嫁妆跟匈奴和亲,那么匈奴就抢了乌孙的和亲公主刘解忧,以解单于之忧,岂不爽哉?

但乌孙身为西域第一强国,它也不是好惹的。当年匈奴在军臣单于的鼎盛时期,也曾入侵乌孙,却遭到惨败。所以现在匈奴与车师虽举国之兵而来,乌孙竟自浑然不惧,他们一面拼死抵抗,一面遣使向汉朝求援,没想到却刚好碰上昭帝驾崩宣帝即位,汉政局不稳,又是国丧期间,故而未能出兵援助,就这样乌孙独自苦撑了两年多,损兵失地,最后终于等到三年丧满,这样又一封求援信摆在了汉宣帝刘询的御案上:乌孙王愿发全国一半精锐,共五万精骑,与汉朝两面夹击,将那臭不要脸的匈奴人彻底赶出西域。希望汉天子尽快出兵,救救公主,救救乌孙!

汉朝为救一女耗资1.5亿远征西域,结果只杀了几百匈奴却连呼值得

汉宣帝刘询与大将军霍光遂紧急召集车骑将军张安世、前将军韩增、后将军赵充国等内朝常委商议此事。救,还是不救?

没想到一向持重的老将军赵充国这次却一反常态,第一个举手表示:救,一定要救!不仅要救,老臣也要去!

霍光不解,便问:“当年匈奴侵乌桓,我欲出兵击之,翁孙(赵充国字)以为徒生事端。今匈奴侵乌孙,公何乃主动愿往?此前后矛盾,将军可有教我?”

赵充国道:“乌桓反复无常,汉之寇仇也;彼与匈奴自相攻击,我所乐见也。乌孙则为我西域屏藩,年年上贡,忠心耿耿,更为汉之女婿,匈奴之寇仇也,我焉能不助?况且自乌桓一战以来六年,我大汉经多年罢兵,与民休息,国力已今非昔比,马匹钱粮皆富足,故言可战。”

赵充国此时已有六十六岁,且多年身兼后将军与水衡都尉之职,不仅管着帝国的军政,还兼管着财政与金融(水衡都尉主管铸钱和皇室财产),他的意见至关重要,既然他都说可以打,那就肯定没错了,于是霍光跳了起来,大叫:“众将听令,发兵匈奴!!”大汉与匈奴间的战争,已经进行了上百年,终究要有个了结的时候,而今不如就趁这个机会,把匈奴彻底解决掉。孝武皇帝与他哥霍去病一辈子就想灭了匈奴,他们生前没能办到,霍光希望自己能踏上一大步,将来到了九泉之下,也算有个交待。

元始二年(公元前72年)秋,汉宣帝诏令,命函谷关以东所有部队全部参加远征军,并选拔各郡国三百石以上的武官,凡勇武强健,善于骑射者,统统出征;次年正月十八,汉十六万大军集结完毕,兵分五路出击匈奴,从西到东,各将分派如下:

以后将军赵充国为蒲类将军,率兵三万余骑,由酒泉出塞。

度辽将军范明友,率兵三万余骑,由张掖郡出塞。

以御史大夫田广明为祁连将军,率兵四万余骑,由西河郡出塞。

前将军韩增,率兵三万余骑,由云中郡出塞。

以云中太守田顺为虎牙将军,率兵三万余骑,由五原郡出塞。

汉朝为救一女耗资1.5亿远征西域,结果只杀了几百匈奴却连呼值得

以上,汉军共五路大军,必须各出塞两千里,并不许其求和,要深入多杀,痛扁匈奴,在西域番邦面前打出大汉的国威与军威来!

朝廷本来预想的是,西面的赵充国肯定会最先与匈奴交上火,而匈奴被东面的乌孙与南面的赵充国夹击,必然会向东逃跑,正好撞在其他四路大军的口袋里,一网打尽!

为保万无一失,宣帝又以光禄大夫常惠(当年苏武的副使,与苏武同被匈奴拘留十多年)为“使者校尉”,持节出使乌孙,引导乌孙骑兵出西域,与汉军联合作战。

汉朝为救一女耗资1.5亿远征西域,结果只杀了几百匈奴却连呼值得

此役,汉乌联军共二十余万,远征规模空前绝后,这是汉武帝刘彻都没能写出过的大手笔,匈奴人简直吓傻了。

但是很可惜,汉朝各路将领虽兵力雄厚,且出塞距离大多超过了一千里,但他们的战绩却非常寒酸,跟卫霍简直没得比。

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不是因为这时的匈奴比当年的匈奴还强,而恰恰是因为他们太弱了,弱到根本不敢跟汉军交战,所以没等汉军杀来,甚至还没等汉军出塞,他们就卷起帐幕拉着老婆孩子赶紧跑,而且根本没有往东边草原里跑,而是往北方苦寒之地跑了。大概他们也知道汉军会几路大军包抄他们,所以往北跑是最安全的。

结果,朝廷预想的一场歼灭战被打成了一场跑步比赛,各路汉军开始在边塞漫长的战线上来回的撵兔子,

汉朝为救一女耗资1.5亿远征西域,结果只杀了几百匈奴却连呼值得

赵充国的计划本是向西入塞一千八百里,去蒲类泽(今新疆哈密巴里坤湖)这个地方与乌孙会兵,两面夹击匈奴,但因为下雨迟了几天,不料常惠没等到赵充国,竟自己带着乌孙骑兵先一步往北追杀去了。赵充国想既然乌孙已经往北追去,我跟在后面估计也只能捞着骨头渣了,不如回头向东北方向包抄,匈奴人不可能全往北跑了,北边一片冰原冻也得冻死他们,肯定还是有部分匈奴人跑去东边大草原,现在就去堵他们!

结果,赵充国掉转头又跑了几百里,终于逮着一小股正在逃命的匈奴人,汉军追的眼睛都红了,赶紧冲上去大杀一通,结果斩首捕虏蒲阴王以下三百余级,掳得马牛羊七千余头,聊胜于无。被俘的蒲阴王阴笑着告诉赵充国,匈奴大部人马全逃到西伯利亚去了,只有我们几个小部落怕冷没去。你们要不要也去喝喝西北风?

赵充国笑:既然乌孙已往北追去咱们就不凑热闹了,况且我军也没那么多粮食再追下去,走吧,咱们撤!

其他韩增与范明友两位将军,也各深入了一千两百里左右,且战绩也与赵充国大致差不多,都只杀了匈奴几百散兵游勇。费了这么大的劲儿,收获却如此之小,汉宣帝不免有些恼火,但念在大家长途远征,草原广袤,情有可原,所以没有降罪。只有御史大夫田广明与云中太守田顺两位表现太差,仗打得不顺也就罢了,竟然还逗留不进,虚报战功,罪无可恕,依律下狱治罪。二人随后自杀。

汉宣帝感觉很沮丧,这五路大军十六万人马在外头跑了快一年(前72年秋出兵,前71年五月才罢兵回朝),花了一亿五千多万钱,结果总共就这么丁点儿战绩,这他妈的也太丢人太不值了!

可是赵充国却一点儿不沮丧,他告诉宣帝,这打仗战绩不重要,效果才最重要,陛下您就等着好消息吧!匈奴此次,必陷灭顶之灾!可叹此等强虏,也终于这灰飞烟灭的一天。

汉宣帝莫名其妙,你赵充国在外头跑了快一年才杀了三百多个匈奴人,居然好意思在此大言不惭?要不是看你快七十了又是三朝元老,朕一定将你严惩不贷。

然而没过几天,西域竟当真传来了重大捷报。原来,自汉五路大军出塞以来,匈奴望风远遁,往北苦寒之地狂奔,时值冬春交替之际,北风呼啸,匈奴老弱妇孺及牛羊牲畜在逃命途中累死饿死冻死无数,漠北荒原,饿殍满地,哀鸿遍野,惨不忍睹。

在这种情况下,匈奴人再也不敢往北了,但东面和南面都是汉军,他们也只能再往西边跑,结果正撞上乌孙王率领的骑军追兵,匈奴无心恋战,只得又掉头往北跑,而落在的后面的匈奴右谷蠡王庭则被乌孙一通掩杀,死伤不可胜计,光是俘虏就有三万九千余人,其中包括匈奴单于的叔父、兄嫂、公主、名王、高官、骑将两百余人,匈奴的半个领导系统全部瘫痪。另外,乌孙还俘获了匈奴牛羊牲畜七十余万头。

此战,匈奴的右谷蠡部几乎全军覆没,其他部落也因在暴风雪中逃命,导致一路死伤无数,漠北荒原尸横遍野。总之,此次匈奴的人口与经济遭到毁灭性打击,损失惨重空前绝后,比之漠北一役有过之而无不及。大胜,这是前所未有的大胜!!

汉朝为救一女耗资1.5亿远征西域,结果只杀了几百匈奴却连呼值得

听罢战报,除赵充国外的满朝君臣全都目瞪口呆、欣喜若狂。

老将军何以预知此大胜?

赵充国只是笑:数十年前孝武皇帝遣博望侯张骞凿空西域,欲联合大月氏与乌孙,断匈奴右臂,当时,老夫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

而包括霍光在内,很多当年参与过武帝时期汉匈大战的老臣们都感动的哭了。他们想起他们小时候,他们眼见着匈奴铁骑践踏他们家乡的土地,杀害他们的父老百姓;还有后来孝武皇帝励精图治,耗光国库与匈奴生死酣斗,又弄得海内虚耗户口减半。可谁能想到,这一切的终结之战,竟是这样一场搞笑的撵兔子之战。不管怎么说,如今匈奴终于遭到了报应,孝武皇帝与卫霍将军在天有灵,当可告慰。

汉宣帝却笑了,他立刻封常惠为长罗侯,食邑两千八百五十户,并遣常惠再次出使乌孙,赏赐乌孙贵人有功者,而对于此战乌孙独吞战利品之事也既往不咎,只希望乌孙继续跟匈奴干,干死了算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