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城市

沙盘游戏,心理治愈之路

时间:2019-07-09 来源:熊猫流量小王子


        沙盘游戏治疗是一种基于想象的心理治疗方法。主要启用的是人的右脑。它以荣格的人格理论为基础,核心原则就是人的心灵天生就具有自我疗愈和自我整合的倾向。


        沙盘游戏是运用意象(积极想象)进行治疗的创造形式,是“一种对身心生命能量的集中提炼”(荣格)。其特点是在和治疗师与来访者关系和沙盘的“自由与保护的空间”(卡尔夫)中,把沙子,水和沙具运用于意象的创建。


        沙盘中的所表现的系列沙盘意象,营造出沙盘游戏者心灵深处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持续性对话,以及由此而激发的


治愈过程和人格(及心灵与自性的)发展


        心理学发现,心理问题常来自于:“爱的匮乏”和“内心冲突”这两大类。

 

      高品质的“爱”,是指母亲能像“镜子”一样即时且不失真的“看见”婴儿,并且按照孩子的“需求”而非按照家长的“以为”去“回应”他们。爱,是深深的凝视。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镜映”,婴儿最初是没有自我存在感的,但是在父母一次次充满爱的凝视中,在父母一次次给予他的恰当的回应中,在父母欣赏和迷恋的双眼中,就像照镜子一样,让婴儿知道了自己的存在,知道自己是最好的,是强大的,是被满足的,是被看见的。

 

       所谓“内心冲突”:比如宝宝玩到一身泥,宝宝体验到的是“很开心很尽兴很有成就感”,而妈妈体验到的却是焦虑,她会说:“天哪,这么脏,会生病的。”或者“天哪,你是嫌我还不够辛苦吗?”于是,孩子的内心就产生了“冲突”:“到底是我的感受和想法错了,还是妈妈说的错了?”类似的情况如果不断发生,孩子便开始怀疑自身内在的那些“直觉,认知”。他们或者因为“怀疑压抑自己”而变得“不自信,胆小害羞”,或者因“不想压抑拼命表达”而变得“不听话总惹事”。



        在中国,父母对“小生命”这种事物的认知常常是这样的:他们是一部山寨版的电脑,如果我不为他安装程序他们就会脑子一片空白。所以,父母及老师们就“360度”地给予了过多的“评价和控制”。孩子们为了不和父母的价值观或控制产生冲突,也就只能呈现出“一片空白”了。


       但生命的真相却恰恰相反,每一个生命一出厂就是“苹果电脑”,他们自带程序并且拒绝外来的程序。所以,外来植入的程序越多,他们死机越快。因为,无论我们的给予是多么的美好甚至智慧,但心灵的动力永远只会朝着“成为自己原本的样子,而非父母期待中的样子”的方向驱动。



        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申荷永教授认为在沙盘游戏中,有三大原型在起作用,治愈者原型(内在的和外在的治愈者),巫者原型,炼金术原型。同时,沙盘游戏也是得之于心,用之于手,行之于沙,三者共同作用。


      申荷永教授曾把心理分析的目标阐述为三个层面:安其不安与心理治疗,安其所安与心理教育和安之若命与心性发展。三者合而为一始为完整的心理分析。沙盘游戏也是如此。它不仅仅是一种心理治疗的方法,而且也是心理教育的一种技术,能够在培养自信与人格,发展想象力和创造力等方面发挥积极的作用;同时,以沟通与整合意识与无意识为目标的沙盘游戏,可以帮助我们自性的成长和心性的发展,以获得真实的自性化体验。


       安其不安是指沙盘游戏疗法是一种疗愈的方法,当然这个疗愈是一种对症状的疗愈。第二个水平是安其所安,是针对人格发展,涉及到心理教育。安之若命是第三个水平,是认识自我,领悟人天,在荣格来讲就是自性化,在中国文化来讲就是天人合一,由小我到认识内在不仅是个人的无意识尤其是集体的无意识,通过这样的认识过程,进入大我,由内通而外达,进入跟外在的整合,甚至中国文化所讲的天人合一也自在其中。


          荣格说:“我工作的主要兴趣不在于治疗神经官能症,而是走向神圣的事物。然而事实却是,走向神圣的事物才是真正的治疗,当你得到神圣的经验,就脱离了疾病的诅咒。”而这个神圣之物就是内在的原型,集体无意识,不只是个人的创伤和情结。冯弗兰兹也说,“我们是否能真正助人在于自我能否建立与内在真我的神圣联系,而这是正是荣格心理分析最核心的精神。也是沙盘游戏疗法追求的境界。


知道你的害怕

悲恸你的伤痛

珍爱你的希望

尊重你的需要

 

给予中分享

运用你的勇敢

保存你的敬畏

温和对待挫败

 

拥有你的憎恨

探索你的忌妒

说出你的怒气

哭出你的伤心

 

活出你的爱心

成为你的喜乐

珍惜你的生命


————沙盘游戏治愈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