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教育

风从村庄掠过

时间:2020-01-13 来源:熊猫流量小王子
风从村庄掠过风从村庄掠过

黎明时分,黛青的远山,肃然而立,窥探尘世。这时有晨风从我居住的村庄吹过,风扭弯了原本冲天而上的炊烟,轻而易举丝毫不费力气。

这是一个普通的黎明,和所有的黎明一样,时间依旧在翻山越岭涉水而过,不留任何让人生疑的蛛丝马迹。我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也如往日一般,依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似乎黎明的来临再自然不过。

风仍然在吹,没有雷声炸响人间,也没有闪电撕裂长空。一幢幢高低错落的房屋被风轻轻抚摸,发出几乎难以听到的声音。风熟悉村庄里的每户人家,每个人,以及每条进入村庄的路。树顶被风掀起绿色的波浪,风穿过村口的土路,一溜烟奔跑。

风从村庄掠过

风还从成群的土鸡身上掠过,它们在墙根、粪堆、草丛啄草啄虫。这些鸡产下的蛋,拿去集市卖了,买回油盐和日用品,供养农家的生活。公鸡是村庄里一群高贵的绅士,昂着头,向天而歌。中年后我感觉,娘养的那只公鸡,与我性格似乎有点相似。我也昂着头,不靠近任何一个圈子。

风掠过村外的庄稼地,掠过那些佝偻着腰、躬身在大地上劳作的乡亲。泥土里有祖先的骨血汗水,我们靠泥土长成的粮食繁衍生息。每一粒粮食,都经历了风霜雪雨,所以麦面才白得晃眼,玉米才那么金光灿灿,高粱才那么鲜红如血,大豆才那么憨厚滚圆。

风从村庄掠过,不带走属于村庄的安详与和谐。风沿时光隧道轻轻从村庄吹过,吹得人面容粗糙,脸上总有洗不完的细沙和黄土,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便与这片土地染成一色,融为一体,成为鲜明的乡村胎记和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