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时间:2019-09-05 来源:熊猫流量小王子
2019年伊始,如日中天的5G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如果是别人,或许多少还会有所争辩,然而,任正非一句话却让5G“原形毕露”,“襁褓中的5G”能否继续在2019年“超神”呢?

风口浪尖上的华为,雷打不动的5G。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经过去年年尾到今年年初一系列事件之后,提到5G总能让人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华为。一时间,华为与5G捆绑出现成了媒体发文的定律。

当然,本篇文章也难逃“真香定律”。

前些日子,一向低调且神秘的华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任正非突然出现在吃瓜群众的视野中,几天内接连接受了国内外多家媒体的采访。尽管是“被迫”露面发言,但对于外界“关心”的一些热点问题,任正非的回应可谓是字字珠玑,正切要害。

事由:“吹上天”的5G被“一刀戳破”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就像开篇我们提到,华为与5G是“不可分割的共同体”,而听任正非讲5G,显然也要比其他人,或者媒体科普来的更加劲爆。

对于华为,任正非保持着一贯的自信和低调。华为是全球为数不多能做5G,且能做到最好的厂商。在专利方面,华为可以说是一骑绝尘。所以对于这次反全球化浪潮,华为并没有什么可担忧的。

更加乐观的是,任正非在回答“本该享受世界广阔的天地,却遭遇了各种问题缠身,华为如何破局”这个问题上,我们又get了一个“新观点”,即5G实际上是被夸大的,华为也是被夸大了

笔者在这里加上了引号,是因为这个观点并不算新。5G从诞生伊始就伴随着各种质疑和诟病,而用“新”来形容,是因为华为在5G方面的能力有目共睹,这很有可能会给“红透了”的5G概念降降火,同样也让大伙儿知道,华为的成就并未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夸张。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事实上真的如此吗?为什么任正非说5G其实是被夸大了?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带着以下几个观点看问题:

  • 当下5G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消费侧与产业侧,5G向左向右都是未知数。
  • 2018年,不管在技术还是标准制定方面,5G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然而,在被认作是5G商用“元年”的2019年,5G的火花能有多大?
  • 揭露5G“假面”的背后,5G概念是否该需要降降温了?

第一个问题,5G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

谈起5G,就不得不提3GPP对其所定义的三大核心特征,以及所对应的三大应用场景。即:eMBB增强移动宽带、mMTC超大容量以及uRLLC超低时延、高可靠性,分别对应着超高的无线速率、万物互联的物联网应用场景和像工业自动化、自动驾驶等安全性和准确性要求较高的精细化、自动化应用场景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对于吃瓜群众来说,在满足基本通信需求上,网速要快、更快、再快!5G是对4G的升级,多出一个G便能让我们在瞬息之间感受网上纷繁的花花世界。4G理论上所支持的无线速率可达到百兆,而5G速率将是其百倍。

尽管5G描绘出一副4G难以企及的美好愿景,但不难看出,在5G应用场景的定位上,对于普罗大众而言,eMBB即可满足其基本的上网、通信需求。但事实上,根据3GPP对其的定义,5G与2G/3G/4G有着本质的区别,它所涵盖的领域已经不再是手机之间的互联。这也是任正非所说,“实际上,现在人类社会对5G还没有这么迫切的需求,人们现在的需求就是宽带,而5G的主要内容不是宽带。”

正因如此,华为一直在不遗余力的亲身为5G话题“降温”,在此前的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期间,华为轮值CEO徐直军更是一盆冷水浇在5G上。他直言,“对5G不要期望太大,它也只不过是旧通讯技术上的升级,只是速度更快,连接更多,时延更低。”

直面消费者,5G对标4G的优势似乎并算不明显,但一个客观事实证明,5G建网是必须的,根据中央指示,5G建设的步伐也是要加快的。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尽管5G一开始还是以人的连接需求为主,但随着技术和应用场景的成熟,在产业侧,更多基于mMTC和uRLLC的场景将逐步兴起。同样任正非也说,“5G不是海浪一样,浪潮来了,财富来了,赶快捞,捞不到就错过了,5G的发展一定是缓慢的。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比如就电信设备制造商而言,他们希望借助5G来发力,通过出售5G相关的产品以赚取相应的回报,特别是在5G方面处于领军地位的企业,更加希望自己能赚到5G的第一桶金。但电信设备商又面临一些难处,比如成熟的通信技术与市场、产业的配套程度是否一致?与他们境况类似的还有电信运营商,他们也一边希望5G到来可以收割下一波移动通信红利,一边又面临人口红利殆尽,增量不增收的窘境。

5G市场是一个巨大生态产业,其中除了电信设备制造商、电信运营商之外,还有其他的终端厂商、实体企业、创新公司等。这就意味着5G不仅仅是面向移动用户,或者间接由移动互联网企业发展C端产业。从去年开始,包括BAT在内的一大波企业的业务已经纷纷转向了B端,与4G时代相比,生态系统内部玩家之间的关系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而且当商业模式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时,在新技术面前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纠结与犹豫不定也是会存在的。

不仅如此,就3G到4G的这段历史来看,在新的爆品产生之前,产业规模化发展是相对较慢的。所以,5G当下或是伪需求,而未来自动驾驶、机器自动化等相应的场景出现后,5G或才迎来真需求。

第二个问题,2019年5G商用蓄势待发?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2018年是5G网络建设收获颇丰的一年,5G第一阶段全功能标准在此年冻结;年末时候,国内三大运营商敲定5G部署时间;各大智能手机厂商争着抢发第一款5G手机……眼下看,似乎5G发展形势一片大好,2019年5G商用蓄势待发?

蓄势!但未必待发!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毫无疑问,5G手机厂商将会是5G网络建成后的第一波受益者。然而,我们在前文已经分析了5G在消费者端的影响力,尽管会有部分消费者因为尝鲜,或是因为5G手机的一些附加绑定,比如折叠屏+5G,而去购买5G手机,但就现有的4G网体验上讲,特别是在业内流出5G手机普遍会价格高、性价比低之后,4G手机可能还会是今年的主流。

作为5G网络的第二大场景——物联网来讲,5G也并非唯一选择

在技术上来看,5G将是物联网时代最核心的通信方式,然而在业界和外部大肆宣传之下,似乎我们忽略了除5G之外还有许多已经成熟的技术,比如蓝牙、LoRa、WIFI等等。

在已有的通信技术中,很多已经确定了的应用场景。比如智能家居、智能楼宇中,如果抛弃原有的技术方案,选择重新部署5G网络来搭建5G网络为中心的应用场景,岂不是得不偿失?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此外,以物联网时代最为典型的无人驾驶场景为例,最高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自然离不开低延时通信技术的支持,但5G通信也并非无人驾驶汽车的“最后一关”

自动驾驶汽车之所以难上路,除了5G时代还未到来之外,它还受到其他诸如雷达、人工智能、数据安全、交通法规等各种技术方面的掣肘。

在物联网时代,连接并非难事,而要促成新的应用落地则还需要技术之间的配合。同时,也如上述所讲,5G时代追求商业爆发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个别的项目演示并不能算是大规模的商业行为。比如仅仅是5G手机量产,或是5G网络直播春晚等。2019年5G一定是蓄势的状态,但要爆发则为时尚早。

第三个问题,5G概念是否要降温?

5G概念是否要降温,笔者认为,从不同的角色切入,想法也各有千秋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对于业界,5G概念当然越火越好。去年,中央经济工作组针对2019年经济工作进行部署,在第二项工作中重点强调了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兴基础设施建设,在促进内需重点工作中,发挥5G和物联网等新兴科技的重要作用。而从年初起,科技股中5G版块也持续躁动。政策引导加上5G概念持续高涨,势必会引起一波5G产业相关的投资。

对于消费者,5G概念则需要冷静看待。在4G初期流传着一个段子,如果晚上睡觉前忘记关闭流量,一觉醒来可能房子就没了。同样,网友调侃5G时代,一觉醒来不但房子没了,或许还要负债累累。虽然在提速降费的大背景下,资费问题并不会太过于成为消费者的负担,但5G产品初步面世,技术上的不成熟以及高昂的价格都会使消费者受到一定损失。比如在此之前的4G,尽管有业界冠以各种各样的光环,加上媒体的大肆宣传,最终也才随乔布斯的“苹果”款款而来。

对于华为,虽然5G概念的热度降与不降,它都在那里,但降温一定比不降好。华为在5G方面的领先是有目共睹的,在任正非接受采访之前就有消息透露,华为已经接到30份来自世界的5G商业合同。最近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在达沃斯小组讨论中表示,华为已经在10个国家部署5G,预计未来12个月将在20个国家部署5G。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但同时,去年在中兴遭受重创之后,华为一直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针对,而华为实际上是一个低调的实干企业。同时,5G方面华为也并非一家独大,高通、三星、诺基亚、LG等都在5G中占有一定地位,5G并不能等同于华为,同理,华为也不等于5G,毕竟树大招风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写在最后

任正非说5G作用被夸大了,是真!说华为随之也被夸大了,这也是真!但5G要来,同样是真!在笔者看来,提到5G之所以会引起群众强烈反应,一是因为我们不曾拥有,二是因为我们此时拥有5G作用大不大,不言而喻,但它一定会是慢慢的来,款款地走


5G面前,华为任正非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幻想被破灭

不知各位又是如何看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