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专栏】“微笑澄海我来讲”旅游故事鉴赏-陈名循《西塘残梦》

时间:2019-11-13 来源:熊猫流量小王子



   自“微笑澄海我来讲”旅游故事征集活动开展以来,共收到作品296篇~根据本次征集活动的主旨,评选出51篇优秀作品~目前活动进入颁奖阶段。


(点击图片查看“微笑澄海我来讲”旅游故事征集活动获奖名单)


    “微笑澄海我来讲”旅游故事作品要求:作品以导游词、游记、故事的方式创作,选取澄海范围内的景区(点)、历史文化、自然风光、古村落、古建筑、古驿道、民俗文化、人物故事和传闻、地名来历、文化主题公园、特色美食、传统工艺等题材进行讲解。

    为进一步宣传澄海的魅力,增强澄海旅游的吸引力,“澄海旅游”公众号特开通获奖作品鉴赏专栏,让我们一起赏文赏景、赏人生。



本期鉴赏

成人组二等奖作品

陈名循《西塘残梦》



陈名循《西塘残梦》

西塘残梦

 

陈名循

 

西塘,是昔日樟林塘西村内的一座清代苏州园林式庭园,面积虽不足一亩,但内有假山园林、亭台水阁、小桥流水和奇石异卉,景色精致幽雅,如诗如画,是多少年来当地百姓心目中的园林胜景。它是清代樟林红头船船主林泮发财后兴建的,从院门石匾上“西塘”二字的落款“嘉庆四年六月吉日立”来看,其落成时间正是樟林古港红头船业兴旺发达时期。有关资料记载,当年西塘主人林泮与新兴街货栈区主人林五,因勾结海盗金钩大王,被朝廷查办,枭首于连理榕示众,后来,西塘充公拍卖,几经辗转,至清光绪年间,由樟林南社巨贾洪植臣买下。因此,西塘也就成为了樟林古港盛极一时的象征和见证。


西塘于我来说,是十分熟悉的。我小时候就住在西塘后门的一条巷子里,西塘后门李厝池边的那一小片空地,就是我们儿时的欢乐天地,左邻右舍的一群小屁孩经常在那里捉迷藏、扔弹珠或“榄核”。而虽然和西塘只是一墙之隔,但西塘主人是不允许小屁孩们无端进去游玩的,所以后门每天总关闭着。因为这样,西塘里面的“神秘”景色就越发的让孩童们向往。有时主人家忘了关后门,大家就会猫着脚步鱼贯而入,但是,一般都是很快的就被主人赶出来。为了报复,有些淘气的孩子就会在玩够了之后,恶作剧的去猛敲西塘后门门环,然后大家以最快的速度各自飞奔回家。或许就因为这样,更增添了西塘主人对这群小屁孩的反感!

而我比较幸运,因为奶奶和住在西塘里的一位“老婶”有来往,所以就常随奶奶去里面走动。由于离后门近,奶奶每次都走后门。或许是习惯了小屁孩们的恶作剧,住在后门那满头白发的洪老师,每次都在奶奶耐心地敲了好一阵的门环后才来开门。而进去后,还要先经过一段潮湿幽暗的羊肠小径,才来到庭园的中心。奶奶每次都吩咐我不可乱跑,不可嚷嚷,更让我觉得西塘神秘且不可冒犯。这像极了我们平常所说的“走后门”——耐心、隐秘、恭敬!

当年我还小,对西塘庭园中的各种景物不懂得鉴赏。只记得庭园中有假山岩洞,有凉亭层塔,有雕栏小桥,有泉水悠悠,更有修整有序的各种花草树木,这些,构筑起了一幅精致幽雅的庭园景观。小孩子对景色不在意,但对动物和惊险是最上心的,至今我还记得当年我哥骗我说假山岩洞里有老虎,也还记得奶奶说西塘里有一条大暗道直通樟林港口,海盗们就是通过这条暗道搬金银珠宝来西塘的。现在回想起来,这样的景观与当年周围落后的乡村面貌形成了极大的反差,确实让西塘显得高雅不俗。西塘主人家的故事,也使得这个庭园充满了传奇色彩。

在八十年代以前,社会经济落后、信息闭塞、交通不便,人们难有出远门观光旅游的,因此像西塘这样的园林胜地便吸引了周边的许多群众慕名而来。1987年,电影《无敌鸳鸯腿》在西塘取了不少镜头,这也是当年西塘园林声名响亮的一个重要体现。那个时期,西塘主人还在庭院里开设了照相馆,很多俊男靓女也都在那里留下了倩影。我家里目前还保存着一些在西塘里照的大合影。所以,西塘可以说是那个时期樟林及周边老百姓们的一个集体记忆。

但是,由于缺乏必要的修缮和维护,再加上周边环境的不断恶化,西塘就这样在风雨中逐渐荒废。尤其是西塘边上李厝池日益淤积,使得原本让西塘充满灵气的泉水逐渐沦为死水,外面的污水不断倒灌。住在西塘里的洪家后人不得已搬走了,直至十多年前最严重时,整个西塘变成了一个污水池,那景象简直是不堪入目。

最近一两年,西塘后人与一些热心人士对西塘进行了简单的修整,清淤排涝,修剪杂草,清洁庭院,使人们得以从正门进入西塘院内。两个月前,闻得西塘有所改观后,我专程前往探幽。但是,除了门楼上“西塘”两字依然的端庄典雅外,其它的景物仍让人感到心酸。墙体剥落、木梁腐朽、花草无序,假山已上不去,凉亭已经倒塌,水阁边上虽然绿竹婆娑,但乱石横陈,污水遍地,主人家在通往水阁的花瓶门上挡了一块纸板,上面写着“危险勿近”。远远望去,假山上“秋水长天”四字虽然清晰可见,但与其它残景混合在一起,显得特别的不协调,更别说与当年“云水浮空崖”的意境相提并论了。当我们进去时,里面正好有三个人在打着麻将,我想,连麻将都“三缺一”了,是否正昭示着西塘美景的残败不堪呢?那个时刻,我突然很后悔西塘探幽之行,它与我心目中的园林胜景相差太远了,看来许多景物与人一样,相见不如怀念!


十多年前,当地政府计划将李厝池填埋,并铺设一条主干道连接樟东路和樟林中山路,改善长年来困扰樟林片区群众的交通问题,并藉此对西塘进行修缮维护。但当年“樟东风情论坛”上一位热爱家乡的苏北师兄对此予以强烈反对,他认为如此大刀阔斧改造,将使西塘失去原来风韵。当年我与这位师兄进行激烈的辩驳,我认为,目前当地群众更看重的,还是交通是否改善、环境是否美化这些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民生问题。文物保护固然重要,但对旧址进行修缮维护使之不致于湮没就已经足够了,要想完全对其进行恢复原貌何其难啊!而对于西塘来说,要想恢复原来的水灵秀气,非整治周边整个地下排污渠系不可,这庞大的资力谁负担得起?这工程产生的价值又该如何论证呢?

此时的西塘,就正如一位年迈衰残的老美人,她已度过了她美好的青春时光,如今只是苟延残喘的生存着。所谓的恢复其美貌,激发其活力,无非是热心人士的一个梦想而已,虽然我也有这个梦想!




往期鉴赏:

点击进入:郭作哲《新兴街:历史的标本》

点击进入:蔡炫辉《百年名宅——德茂内》

点击进入:刘映虹《与一座城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