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红楼梦里活得最憋屈的女主人,一生都在隐忍!

时间:2019-06-24 来源:熊猫流量小王子
红楼梦里活得最憋屈的女主人,一生都在隐忍!

尤氏是贾珍的妻子,又有诰命在身,为人厚道、办事牢靠、合家上下都很喜欢她,她在外人看来非常的显耀和尊贵,可是她在贾府里却活得极为憋屈,遇到很多事情她只能敢怒不敢言,一直在忍耐。

丈夫贾珍给了她最大的侮辱,可是尤氏有苦不能说

对女人来说最大的伤害便是丈夫的不忠,可贾珍不仅这样做了,而且他还做了让尤氏更为难堪的事情。他在尤氏的眼皮子底下和儿媳妇乱来,还和自己的两个妹妹不清不楚。

贾珍见到儿媳妇秦可卿漂亮可人便将其占为己有,尤氏知道了这事,可是为了家族的名声她只能装作不知道。后来秦可卿病故,贾珍悲痛欲绝、极尽奢华的为其操办丧事。

贾珍哭的泪人一般,正和贾代儒等说道:“合家大小,远近亲友,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说着又哭起来。众人忙劝:“人已辞世,哭也无益,且商议如何料理要紧。”贾珍拍手道:“如何料理,不过尽我所有罢了!”

贾珍他超乎寻常的悲痛,实在让人无法理解,聪明人细想再加上平日的风言风语便知道了其中的内情。贾珍不知道他的悲伤就是对尤氏最大的难堪,他对秦可卿特别的感情更是对尤氏的一种侮辱,可尤氏还是什么话都不能说,她只能装病不理事,除了忍还是忍。

这次尤氏已经很心痛了,可是贾珍又给了她另一重难堪。贾珍觊觎她的两个妹妹,借着父亲丧事之便和她们乱来,这样复杂的关系让尤氏如何面对。

贾蓉且嘻嘻的望他二姨娘笑说:“二姨娘,你又来了,我们父亲正想你呢。”贾珍贾蓉此时为礼法所拘,不免在灵旁籍草枕块,恨苦居丧.人散后,仍乘空寻他小姨子们厮混.

贾珍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道德伦理的界限,害死了儿媳妇,现在还要招惹尤氏的妹妹。这样的人简直无耻,尤氏看在眼里想要劝告,可是贾珍未必会听尤氏的,而且尤氏说的多了还会被安上好妒的罪名,说不定还会被没有良心的贾珍休了。

红楼梦里活得最憋屈的女主人,一生都在隐忍!

再看贾珍依旧不管不顾的在家里胡作非为,简直要把宁府翻过了天来,可是尤氏知道了也不能管,她在宁府没有实权,很多事情她有心无力根本就管不了。尤氏的一家都靠贾珍的接济,尤氏没有可以出走的依靠。

尤氏没有贾母、王夫人那样的家世背景,她想要找到一个撑腰的人都没有。与其难过不如眼不见为净,她宁愿躲到荣国府里去陪贾母。

尤氏红了脸,笑道:“老祖宗说的我们太不堪了.我们虽然年轻,已经是十来年的夫妻,也奔四十岁的人了.况且孝服未满,陪着老太太顽一夜还罢了,岂有自去团圆的理。”

在那个时代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十分的重要,可是尤氏一直都没有孩子,贾珍对她不宠爱是真,可是她自己不愿意这也不假。贾珍把贾蓉这个俊朗少年最后教育成一个豪门无赖,尤氏绝对不想自己的孩子也变成这样。宁愿将来没有保障,尤氏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受苦,她忍痛放弃了做母亲的权利。

小姑子惜春平白无故也给了她一顿骂,可是作为长嫂她只能忍

惜春是贾珍的胞妹,因为贾敬求仙问道去了,她便从小在荣国府教养长大,她一般和尤氏都没有什么交集,她和尤氏之间接触最深的一次就是她当着尤氏的面撵走入画,而且她还对对尤氏冷嘲热讽了一番。

惜春道:“古人曾也说的,‘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教你们带累坏了我!”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听说有人议论,已是心中羞恼激射,只是在惜春分上不好发作,忍耐了大半。……惜春道:“你这一去了,若果然不来,倒也省了口舌是非,大家倒还干净。”尤氏听了,越发生气,但终久他是姑娘,任凭怎么样也不好和他认真的拌起嘴来,只得索性忍了这口气。

一般按照道理来说都没有晚辈教训长辈的,可是遇到惜春这样孤僻又倔强的一个小姑子,那简直就是没有办法讲道理的。要是赵姨娘自然可以撒泼胡闹一番,可是尤氏不是那样的人也做不出那样的事情。

尤氏本来就没有做过那些事,被这样无故的指责心中自然不高兴。可是作为长嫂,她心中即便有再大的怒火可是她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给惜春难堪,少不得只有自己生闷气去了。尤氏的地位真的很尴尬,小姑子这样说她,她也不能够对她发火,还是只能默默忍耐。

红楼梦里活得最憋屈的女主人,一生都在隐忍!

王熙凤大闹宁国府羞辱尤氏,本不干尤氏的事,可是尤氏依旧只能够忍耐

尤氏受到王熙凤的羞辱这还要怪贾珍和贾蓉,这两父子商量着把尤二姐私下里说给贾琏作二房,事情败露了王熙凤找上们来算账,贾珍找借口躲起来了,于是王熙凤就来向尤氏发难。

凤姐照脸一口吐沫啐道:“你尤家的丫头没人要了,偷着只往贾家送!难道贾家的人都是好的,普天下死绝了男人了”……凤姐儿滚到尤氏怀里,嚎天动地,大放悲声,只说:“给你兄弟娶亲我不恼。为什么使他违旨背亲,将混帐名儿给我背着........把个尤氏揉搓成一个面团,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凤姐儿听说,哭着两手搬着尤氏的脸........说着啐了几口。尤氏也哭道:“何曾不是这样。你不信问问跟的人,我何曾不劝的,也得他们听。叫我怎么样呢,怨不得妹妹生气,我只好听着罢了。”

王熙凤简直就是对尤氏各种无礼撒泼,可是尤氏只能够默默的忍受。因为这事儿本来就和尤氏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当初尤氏也是力劝贾珍这样做不行,可是贾珍父子哪里能听她的。除了忍受这王熙凤的羞辱,尤氏还要赔罪、哄着王熙凤把这件事处理妥当。

尤氏就是一个受气包,宁府里的人她不能管,可是出了事情又都要来找她要理,都要来找她的麻烦,她真的很难做人。而且为了维持各方的平衡,她只能对什么事情都一忍再忍,看到真的让人都替她委屈,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她呢!豪门家的媳妇不是那么简单做的,光鲜亮丽的别后有着不为人知的痛苦和悲伤,无可奈何的宿命,尤氏的一生就是在“忍”中度过。

作者:陌游常乐,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