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小常识

传统车企沦为“富士康”:是冬夜难熬的无奈,还是柳暗花明的新生

时间:2019-06-24 来源:熊猫流量小王子

股市涨停!

这对燃油车销量陷入滞胀的海马汽车来说,无疑是久违的好消息。

传统车企沦为“富士康”:是冬夜难熬的无奈,还是柳暗花明的新生

而涨停的原因,也很好解释。主要还是即将由海马代工的小鹏G3,即将在两天后上市。

资本市场对此一片看好。

传统车企沦为“富士康”:是冬夜难熬的无奈,还是柳暗花明的新生

联想到前段时间工信部已经明确表示,允许新能源汽车“代工”生产,这也为新势力们“曲线”获取生产资质,扫清了最后一层政策障碍。

或许,在决策层看来, “海马们”积极拥抱新能源,借新势力强大的市场包装、产品研发、资源整合实力寻求“新生”,将是最好的出路。

然而,对“海马们”来说,假若战略重心太过倚重“代工”,也将意味着今后只能获取产品价值链条中最为微薄一环,逐步沦为“富士康”。

既有无奈,也有希冀。

一大批传统车企,正在传统燃油车的严冬与新能源汽车的曙光中,纠结前行。

海马X小鹏:这或是一场互补的好戏

海马为小鹏代工的工厂位于郑州,该工厂由海马与小鹏共同打造,总投资20余亿元,一期建设产能为年产15万辆。本周即将上市的G3正是量产与此。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何涛表示:“海马小鹏智能工厂是海马汽车和小鹏汽车双方按照高品质和高智能标准共同建设的全新工厂。作为新造车势力,小鹏汽车敬畏传统,坚信品质制造是基础。双方合作充分发挥各自优势,给消费者提供高品质的智能汽车。”

传统车企沦为“富士康”:是冬夜难熬的无奈,还是柳暗花明的新生

倚仗与海马的合作,小鹏不仅撕掉了“PPT造车”的标签,还兑现了“先量产后上市,上市即交付,交付即上路”的承诺。

而对于1-10月累计销售5.9万辆、同比下滑46.39%的海马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济困解危的订单。

与小鹏的代工合作,究竟是海马销量遇冷后的无奈之举,还是互惠互利的“双赢”?结果只有等交付之后根据消费者的反馈才能下定论。

希望就如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所说:“这是与时俱进的政策管理的调整,有利于造车新势力发展、有利于充分利用现有产能、有利于后合资时代稳定、有利于企业降低管理成本等等,对行业发展是好事。”

蔚来X江淮:代工并非落寞,而是积极转型的前奏?

蔚来自从宣布由江淮代工以来一直争议不少。

一方面是蔚来汽车主打的高端品牌形象和江淮汽车不太符合;另一方面,江淮从来没有生产大型豪华SUV的经验,能否胜任蔚来的代工厂值得怀疑。

然而,随着今年11月27日第10000辆蔚来ES8的下线,基本宣告已经不是问题。

当前,电气化、智能化、自动化来势汹汹,汽车行业面临着变革和重组。这种浪潮之下,无论哪家车企,都不是孤立存在的。

传统车企沦为“富士康”:是冬夜难熬的无奈,还是柳暗花明的新生

为应对我国汽车行业的疲软,对江淮汽车来说,与蔚来的互联网合作是“换道超车”的策略,在解决了蔚来生产资质的同时,也通过合作交流提升自身的互联网思维。

前段时间江淮投资几十亿为蔚来建的号称“比保时捷工厂更好”的工厂曾一石激起千层浪。

虽然李斌之后表示“保时捷的工厂肯定比不上江淮的工厂”是不小心说出来的,也对德国汽车工业表示了尊重,但同时,李斌也肯定合肥新厂在先进设备、工艺、智能化、管理的确都是对标世界先进水平。

尽管江淮销量下跌是不争的事实,如今替蔚来代工,既是寒冬求生的对策,又是向消费者证明其并不缺乏生产好车的能力,积极转型的江淮或许熬过寒冬就是暖春。

奇点X昌河:调换代工方,互利你我他

10月17日,工信部公示了申报第313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新产品,这其中就有奇点品牌,申报的企业是“江西昌河汽车有限责任公司”。

从网上流出的起点申报的车型图片来看,奇点iS6的尾部“北汽奇点”四个大字赫然在目,这意味着,奇点iS6已正式确定由北汽昌河代工。

奇怪的是,此前奇点汽车与北汽新能源互动频繁。今年北京车展期间,奇点汽车就已宣布与北汽新能源在智能汽车技术开发、充换电设施建设、经销网络、制造资源共享等方面展开全面战略合作。

传统车企沦为“富士康”:是冬夜难熬的无奈,还是柳暗花明的新生

吃瓜群众们原以为北汽新能源会是奇点汽车的代工厂,之后剧情反转变成北汽昌河,其中缘由也不难理解。

一方面,今年5月铃木与昌河分道扬镳,对北汽昌河来说引入新的合作伙伴是当务之急;另一方面,北汽新能源的产能并不富裕,连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张勇都曾表示,北汽新能源的销量在一定程度上受制于产能。

反观原昌河铃木,不但有传统燃油车完整的乘用车生产资质,还在今年1月份成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核准的第16家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

如此看来,把代工方由北汽新能源调整为北汽昌河,对于三方而言或将是最优解。

拜腾X夏利:代工会不会是夏利的救命稻草?

为了解决资质难题,拜腾的“代工”途径与其他几家略有不同,其直接以1元每股的价格收购了一汽夏利旗下子公司华利,喜提造车入场券。当然,也为此接盘了华利高达8亿的巨额债务。

拜腾选择收购一定不只是为了避免“抠标”的尴尬那么简单。虽然8亿债务在动辄百亿融资的造车新势力面前说多不说,说少也不少,但收购可以免去运营和双方合作的风险,或许对拜腾来说,这笔买卖不亏。

传统车企沦为“富士康”:是冬夜难熬的无奈,还是柳暗花明的新生

但华利并不是一家优质代工厂。除了债务以外,拜腾汽车还需要帮助华利公司脱离特别公示名单。

今年5月8日,在工信部发布的公告中,华利公司由于近两年销量小于1000辆,被列入《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3批)》名单,特别公示期从2018年5月4日起,至2020年5月3日止。

在此期间,工信部不再受理该企业的新产品申报,直到被特别公示的企业经考核符合准入条件的,取消特别公示,恢复受理其新产品申报。

这也意味着,若这期间华利公司无法取消特别公示,拜腾汽车首款产品大规模交付的时间或将在2020年5月3日之后。

不知道为造车下了血本的拜腾,到底能不能利用好华利的生产资质,钓到一条大鱼?也不知道,渐渐淡出消费者视线的一汽华利能不能在拜腾的加持下焕发新生?

功夫拍案

事实上,为造车新势力代工的传统车企们着实纠结。一方面燃油车销量不断下跌,若不积极求变只会愈发步履维艰;另一方面,作为一家“代工厂”,微薄的利润能否支撑他们熬过寒冬还是一个问题。

希望沦为新势力“富士康”的传统车企们,在代工合作的过程中加速自身在新能源及互联网方面的发展,成就他人的同时,也能摆脱自己正面临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