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学习

朝堂之上的一场大乱斗,让宋神宗知道了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时间:2019-06-29 来源:熊猫流量小王子

公元1067年,宋神宗继位为帝,宰相韩琦、曾公亮两人作为三朝元老继续留任。年轻气盛的宋神宗很想有一番作为,不免和他们的稳健作风发生了冲突。

曾是宋神宗王府属官的御史中丞王陶看出了其中奥秘,一直在寻找机会扳倒韩琦等人。是年四月,在王陶的授意下,御史台给中书发出一道公文,质疑宰相们没有按照宋仁宗皇祐年间的惯例常朝押班,希望予以改正。文书送达后,中书没有任何答复。

王陶有点不满,亲自行文和宰相说明情况,宰相们还是置之不理。王陶生气了,遂上书弹劾韩琦、曾公亮不押常朝班,是专权跋扈的表现,并引霍光、梁冀作为类比。

封建时代,一旦被指控为有霍光、梁冀之嫌,非同小可,韩琦、曾公亮赶紧上表待罪。宋神宗拿着王陶的奏章给韩琦看,韩琦答道:“臣并非跋扈,陛下只要差遣一个小黄门,随时可以把臣绑了。”说完后,他请了一个长病假。

韩琦如此表态,宋神宗想就此息事宁人,王陶却死咬不放,天天上奏章弹劾。宋神宗问知制诰滕甫是何看法,滕甫答道:“宰相固然有错,但说他们是专权跋扈,臣认为太过了。”

朝堂之上的一场大乱斗,让宋神宗知道了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为安抚宰相,宋神宗下诏让翰林学士司马光和王陶交换职位。司马光入朝谢恩,却声明:“宰相权重是事实,现在王陶因为弹劾宰相被罢免,那臣这个御史中丞也不好做。请让臣等到宰相按照规定押班后再就职。”宋神宗只好同意。

正当宋神宗寻思该怎么提醒宰相按规矩轮流押班时,中书那边又闹出了幺蛾子,他们下发了司马光的告身,却将王陶的任命留中不发。

当时,宰相韩琦告假在家,参知政事吴奎和赵概面奏宋神宗,坚持要将王陶贬黜到外地为官,宋仁宗不肯。吴奎建议任命王陶为群牧使,宋神宗同意了。

然而,宋神宗还是坚持己见,直接绕过中书,以内批任命王陶为翰林学士。吴奎不满,上奏道:“以前唐德宗猜疑大臣,信任小人,贬斥陆贽而以裴延龄为心腹,天下称之为暗主。现在王陶挟持私恩,排挤大臣。韩琦、曾公亮不押班,早就如此,并非从他们二人开始。现今皇上要行内批,不仅没有惩罚,反而授以王陶翰林学士的美官,天下将如何看待陛下!王陶不贬,陛下将何以在内外大臣面前树立威望!”

上完奏章后,吴奎也称病辞职,气得牙痒痒的宋神宗将吴奎的札子交给王陶,王陶看后,立即弹劾吴奎依附宰相、欺瞒天下等六项大罪,侍御史吴申、吕景也上书请求留任王陶,并弹劾吴奎无君之心等五罪。

朝堂之上的一场大乱斗,让宋神宗知道了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宋神宗不想事情闹大,更不可能让王陶再进入御史台,遂让知制诰邵亢前往调解,希望双方各退一步,让王陶赶快就任翰林学士。不料,邵亢却说道:“御史中丞职在弹劾,阴阳不和,是执政的责任。吴奎言语颠倒,有失大臣体统。”

在邵亢的提醒下,宋神宗这才反应过来。对哦,王陶是御史中丞,弹劾大臣是他的职责,你吴奎凭什么反过来咄咄逼人的论他的罪?遂有逐走吴奎之意。

这时,龙图阁直学士韩维也站出来发言了:“宰相跋扈,按照王法应该诛杀。王陶若说得对,宰相岂能无罪!王陶若说错了,岂能仅仅罢免御史中丞。将他改任翰林学士,不是惩罚,是变相的升迁。希望能够让大臣参与讨论,让是非一清二楚!”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还让群臣参与讨论,那得讨论到猴年马月。罢了,罢了,各打五十大板吧。最终,宋神宗以过毁大臣的罪名将王陶贬为知陈州;吴申、吕景胡乱附和,各罚铜二十斤;吴奎身为执政却弹劾御史中丞,罢免参知政事,知青州。

决心已定,宋神宗找来翰林学士承旨张方平拟写诏书,对他道:“吴奎罢免后,由你出任参知政事。”张方平却借机说道:“韩琦请了长假,如果吴奎被罢免,他肯定不会结束休假。韩琦功勋卓著,希望陛下能恢复吴奎的职位,亲自下诏书安慰韩琦,保全君臣的情义。”

朝堂之上的一场大乱斗,让宋神宗知道了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以大局为重的司马光也上奏道:“吴奎德高望重,如果因为王陶的原因罢免他,恐怕其他大臣都不自安,纷纷请求辞职,有失朝廷脸面。”

几天后,次相曾公亮亲自入奏,请求留住吴奎,宋神宗只得同意。第二天,宋神宗在延和殿亲切接见了吴奎,恢复了他的参知政事,并说道:“成王也会猜疑周公啊。”言下之意是,朕是被小人所蒙蔽,才会猜忌你们这些周公。

吴奎恢复参知政事的职位后,同为宋神宗王府旧人的邵亢大为不满,宋神宗有气无力的颁下手诏向他解释道:“没有别的原因,是想让卧床不起的赶快起来。”卧床者指的是韩琦。

经过这件事后,宋神宗才算是见识了韩琦这个大BOSS的厉害之处,从头到尾,他只说了一句话,然后请假回家。等到宋神宗被闹得焦头烂额时,还得好言好语的请他出山。

韩琦正常上班后,立即和曾公亮一起上书解释宰相常朝不押班的原因。最终,双方达成了一个妥协方案:辰时前退朝,宰相需要押班;辰时后退朝,宰相可以先行回去办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