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

「有关鱼的2018」

时间:2019-07-17 来源:熊猫流量小王子


这是一次跨越了三个季节的拍摄,请慢慢看


 等待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追寻 一曲一场叹 一生为一人



 • 光芒  我受过的伤 一路上带我成长 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旁




• 徘徊  一半洒落荫凉 一半沐浴阳光





 • 独酌  落叶清风雨 笑看浮华散



 • 未来  期待遇见更好的你





      鱼鱼(余瑜)是中国歌剧舞剧院的舞蹈演员。第一次遇见她,是在杭州她演出住的酒店大堂里。我只知道她是跳演孔子舞剧中妃的演员,就问她可不可以合张影。当时的正准备出去逛奥特莱斯的鱼鱼,还顶着一头没有吹干的头发,有点早起的水肿。于是,就有了一张后来鱼她最想删掉的一张合影(这里就不晒了,真的会友尽的。)。

      后来很巧的是,她们舞剧团在我家城市增了一场巡演。和鱼熟了以后,便决定跟她在下午走台晚上演出前约一次拍摄。当时正是三伏天的头伏,整个城市如同浸在一个加热的蒸笼中。再加上头顶直射的太阳光,一整个上午的拍摄光线都是令我万分崩溃的。本想尽一下地主之谊请她吃顿好的。结果更令我崩溃的是,走到哪家我事先打听好的店,不是停电休业,就是打烊休息。于是我很蠢地带着她在烈日炎炎下各种找地方吃饭,还因为没打到的车,又在炙烤中走到了演出的会展中心。一路上鱼都没有一句怨言,反而有说有笑说自己不怕晒,而且巨能走。我只记得那天去会展中心的路是一条长长的林荫道,鱼的大长腿迈两步,我的小短腿就要跑三步。

       

       慢慢喜欢上看舞剧大概是从跟随鱼近距离记录了她从走台,化妆,演出开始的。走台得时候就看她各种翻跳转认认真真做足,化妆的时候还要一边劈个叉压个腿来热身。看完张超和鱼跳的那段公与妃的双人舞后,我感叹了一句“要托举应该有八九十斤女演员完成这么多动作真的是太厉害了。”在一旁的鱼笑着补刀道“我还是比八九十斤要重的” 那次剧院的场地不平,最后谢幕的时候她做个云里过差点摔倒,还好有惊无险地控制住。后来我才知道,无论场地有多不好,鱼也不会少翻一个空翻,少跳一个蹦子。也只有在现场看了,才能体会到台上那精彩绝伦的十几分钟,是她十几年功力最淋漓尽致的展示。

      今年是鱼在中国歌剧舞剧院呆过的第六个年头,也是她从十一岁自小离家到北京学舞的第十六个年头。这也是很多优秀舞者成长的路途。不敢想不到小学毕业的年纪就一个人就去那么远的地方,还要承受高强度的训练和远离父母的孤单。也许是她自小离家生活独立,即使鱼比我还小几岁,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时常感觉她是姐姐一样的存在。鱼会提醒爱丢三落四的我不要落了东西。跟鱼一起吃饭的时候,一定会先主动给我夹一堆菜(最后扫尾空盘的也是她)。上次我在北京的时候,她特意借一辆可爱的小精灵smart,带我去雍和宫许愿(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会因为不敢掉头,在收费大爷微笑目送下,一直倒了几十米出去)。我也经常被她一句话怼得直击心灵,梗得当场石化。比如某次我居然跟她唠嗑唠了半小时,还没有发现她头发已经剪成短发了。立即被忍无可忍的她定义为“女生中的钢铁直男”。偶然跟鱼聊起万一哪天年纪大了伤病多了跳不动了,她会怎样打算。鱼跟我说“先珍惜当下,珍惜还能跳得动的年华”,然后就不愿意说了,也只有在这时候,我才发觉她的骄傲和坚强背后,有着一丝丝的脆弱和伤感。

      缘分是很奇妙的。原本我觉得我这只科研汪的生活和她的舞蹈世界是不会相交的两条平行线。却没想到会因为这跨越了三个季度的她拗造型我拍照,成为了朋友。鱼家和我家挺近的,大概有机会以后过年回家跟她除了约拍照还约打一场麻将,成了一个略想解锁的成就。今年每次和鱼告别都觉得下一次再见面应该是很久远,然后各种鬼使神差又很快见面了。我回想起上次深情款款依依惜别的样子,真的啪啪打脸疼。以至于上次离开北京的时候,我还想再来个拥抱,鱼丢了个白眼过来:“上次还说不知道啥时候见,刚过一个月你又冒出来了,别煽情了,说不定很快下次还会见的!”。

     2018年的最后一片推送是写给我鱼的2018,有关于她台前的等待,台上的光芒,台下的徘徊,台后的独酌。愿在未来,还能因为各种机缘巧合见到鱼,并再用相机记录一个肯定更好的她。

(2018.8.4 湖南大剧院 孔子谢幕)

附上一条鱼妃参演的孔子高清选段b站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5100212?from=search&seid=5376895111879690110


相关阅读